切换到宽版
  • 23阅读
  • 0回复

白居易的影响力在日本文坛远超李白和杜甫?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喻炕蛹
 

滨州市时时彩评测网

      作者:赵心放
      

      
      可能不少读者不知晓寒山,不要紧,总知道张继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句诗吧?寒山寺原名枫桥寺,就是因为寒山在此寺圆寂后而改为此名的。
      
      唐代是古代中国的一个辉煌时代,也是日本最受中国影响的一个时代。如果把影响分成有N科内容的考试,唐代诗僧寒山的总分名列榜首,因为寒山对日本的政治、社会、宗教、艺术、美学、商业等诸领域都产生了深刻和深远的影响。如果仅就文学艺术的影响力而言,白居易则是这科的冠军,李白、杜甫两位大牌也相形见绌。
      

      
      (一)白居易的诗文甫到日本就深受青睐迅速流传
      
      据日本文德天皇实录载,公元838年(另说834年)某天,日本当朝太宰少贰藤原岳守从唐朝商人运来的物品中,看上了白居易的元白诗笔,掏钱买来就立即如饥似渴的品读起来。之后多批的遣唐使者陆续带回了更多的白居易作品。日本794-1192年的平安朝,是汉诗文全盛的时代。嗬!白居易的诗文迅速流传开啦。
      
      在这里用数据说话:据日本国见在书目记载,当时传到日本的有白氏文集(70卷),白氏长庆集(29卷)。平安朝文士大江维时编辑的千载佳句共收录诗歌1110首,白居易的诗有535首,几乎占一半。藤原公任编纂的和汉朗咏集,共收录588首,白居易的诗就达139首之多。同时期问世的源氏物语、枕草子等作品中,多处可见引用与活用的白诗佳句。源氏物语中引用中国文学典籍185处,其中白诗达106处。枕草子中引用的中国文学典籍39处,其中白氏文集有13处……由此可见,白居易的诗歌在当时就流传得多么广泛且具有巨大的影响力!
      

      
      809-823年在位的52代天皇嵯峨,就是白居易的最高级别铁粉之一,他得到白氏文集后,每日都要专门安排时间孜孜不倦的拜读,睡觉时将其藏在枕下,视之为珍宝。其在位期间,十分专注为偶像拉粉丝,推广其作品。
      
      897-930年在位的日本60代天皇醍醐,曾有一句话:平生所爱,白氏文集七十卷是也。
      
      平安朝中期,日本官方史无前例的开办了白居易的作品展览会。由当时的名士大江唯时亲自为醍醐天皇及945-967年在位的62代天皇村上进行作品详解。此后数代天皇都沿袭了这个传统,并多次举办御前诗会,围绕白诗取题唱和。据悉日本皇室还专门为白居易增设了一个官位——侍读官,这个官位的主要任务就是精研白居易的作品。随着时光的流淌,白氏文集与儒家经典具有了同样显赫的地位。
      
      真格如中国现代顺口溜所说“领导带了头,群众争上游”。在历代天皇的带动下,日本王朝贵族把能够熟读白居易的诗文,看成是具有高雅文学修养的象征。民间的文人们就更不用说了,每逢聚会都要起劲吟诵和高谈阔论白居易的诗文,以此来彰显自己的满腹才华。
      
      当时的日本有三个男性知识分子佼佼者,分别是菅原道真、都良香、岛田忠臣。都良香在白乐天赞中,这样描述白居易的作品:集七十卷,尽是黄金。足见白居易在日本文坛上是如何被顶礼膜拜的。
      

      
      日本文学史中著名的散文鼻祖清少纳言,是平安朝日本“后宫文学”中负有盛名的才女,她给自己取了个雅号“草庵”,给人释意:“这两个字来自白居易的庐山夜雨草庵中。”其所著的日本三大随笔文章之一枕草子里有这样一段故事,后来被收入日本古代文学的普及性教材:中宫皇后早晨起来想看看窗外的美景,给侍女这样说:“香炉峰雪景如何?”旁边的女官立刻领会其意,应声过去把窗子打开。嗬嗬!不仅是皇后,也包括女官,都熟知白居易的“香炉峰雪拨帘看”诗句哟。
      
      对白居易诗文的研究,已成为日本文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正如高松寿夫所指:“白居易文学在东亚有广泛的影响,曾是这一地域共有的流行元素。白居易研究是一个可以从时空两方面纵横无尽展开的、具有深远意义的课题。”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日本每年公开发表的与白居易相关的研究成果远超中国。
      

      
      笔者在本文前所提到的拙文中,说过寒山诗风靡日本的原因,那就是语言大众化,诗歌意境很符合日本人的民族特点。白居易能在日本火爆的原因也差不多。
      
      与李白、杜甫等诗人的诗相比,白居易的诗通俗易懂。笔者记得当学生时,老师曾讲过,白居易要将自己的新作念给街坊老太婆听,如听不懂他就继续修改,直到能听懂为止。这种风格使他的诗歌很容易在日本流行,大家想一下,从整体看,日本人是汉文学的学生。学生当然要从简单的入手。就像中国学西方的东西,通俗的东西更容易接受一点。当然通俗易懂不等于是“白开水”,白居易的诗虽然简单易懂,但是他的诗还是很富有哲理的,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
      
      白居易富有哲理的通俗易懂的诗,跟日本的精神世界恰好吻合。与世界上的各民族相比,日本人有一种伤情悲物性。国家地盘狭小,所处环境地震等自然灾害多,造就了一种苦哈哈的心理。白居易恰好生活在唐代盛世逐步衰败的时期,他难忘盛世最后一抹颜色,对衰败的景象特别有感触,所以才能写出有关草“一岁一枯荣”的诗句。此句用来形容生命短暂的日本樱花又何尝不对呢?
      
      日本平安朝时期,出现犹如中国一般的藩镇割据,而且越来越烈,皇室实权逐步旁落,那时的王公贵族们对开疆扩土、四处征战也没什么兴趣,沉醉于吟风弄月、纵情山水也就成了社会主流。
      

      
      白居易尚在世的时候,日本民间甚至还建起了 “白乐天神社 ”,把他当神一般来祭拜,就连号称“梨园祖师”的唐明皇生前也没受享受过这种待遇。据考证,在日本平安朝时期,“文集”一词,仅作为白居易作品的独家冠名。
      
      但提醒读者注意的是,日本平安朝的人虽然欣赏白居易、景仰白居易,但对其作品并不是全盘青睐。按白居易自己的说法,其诗分为讽谕、闲适、感伤、杂律四类,其自叙言:“夫美刺者,谓之讽谕;咏性情者,谓之闲适;触事而发,谓之感伤;其它为杂律。”而平安朝所风靡的,却只是闲适、感伤这类诗歌。对白居易极为看重的讽喻诗,却并没有引起平安朝人的兴趣。他们“中为日用”的观念,体现出了其民族特性。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