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44阅读
  • 0回复

享受“众星捧月”的他,终于被“捧”出事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仰采蓝
 

公交候车亭价格

      “我走上违法犯罪之路,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它经历了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反思这个堕落过程,它让我真正体会到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深刻哲理,也让我充分认识到思想改造一刻也不能停。”面对审查调查人员,刘忠杭终于明白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道理。
      
      刘忠杭,男,1959年出生,浙江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原副院长、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政务中心原主任。
      
      凭借工作能力强、点子多,刘忠杭从一名无线电修理工,成长为一名处级领导干部,曾获得全国住建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然而,在担任浙江省建设厅政务中心主任后,刘忠杭没有抵住糖衣炮弹的腐蚀,一步步走向违法犯罪的深渊。
      
      2019年1月,刘忠杭因严重违纪违法,由浙江省纪委监委驻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纪检监察组对其进行纪律审查,经浙江省监委指定衢州市监委管辖,常山县监委对其进行监察调查。4月,刘忠杭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思想滑坡
      
      在“糖衣炮弹”下蜕变
      
      2012年9月,53岁的刘忠杭出任省建设厅政务中心主任。“该中心主要负责建筑企业资质审批的申请接待、受理登记、初步审核、组织审定等工作,可以说掌握着建筑企业的发展命脉。”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然而,面对组织委以的重任,刘忠杭却认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已经到顶,没有了进步空间,有了“船到码头车到站”歇一歇的想法。
      
      思想上出现了“蚁穴”,溃堤的隐患已然埋下。
      
      据介绍,刘忠杭到任后,一些商人老板想方设法接近他。起初,曾有过拍摄警示教育片经历的刘忠杭心中十分警觉,严守纪律红线。但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看到的笑脸越来越多、吃喝的邀请越来越多、面临的小恩小惠越来越多,加上“歇一歇”的想法,便渐渐地放松了自我要求。
      
      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和担心,到有选择性地接受,最后变成了巴不得有人“请吃请喝请玩”……推杯换盏、灯红酒绿中,刘忠杭沉迷在“温水”中,像那只青蛙一样不能自拔。
      

      
      很快,刘忠杭失去了警觉和党性,开始与商人老板称兄道弟,不分彼此地打成了一片。
      
      2013年开始,每逢双休或出差,刘忠杭身边都有建筑企业老板出现,在他们的安排下,刘忠杭玩遍了省内各地,并从省内玩到了省外,吃大餐、唱歌、住高档酒店……也正是从这时起,刘忠杭更加羡慕商人老板们一掷千金、奢侈享受的生活,他萌生出对金钱的欲望,慢慢走上了“蜕变”之路。
      
      行为失范
      
      在甘被“围猎”中沉沦
      
      思想上无所禁忌,行动上就不自重、不节制。刘忠杭把纪律和规矩抛到了脑后,对诱惑失去了抵抗力,在令人舒适的“温水”中,警惕性荡然无存。
      
      2013年年初,刘忠杭看望在桐庐康养的岳母,瑶琳仙境的华丽风光,让他有了在当地建一幢别墅的想法。明知自己作为国家工作人员不能在农村申请建房,为了规避相关政策和要求,刘忠杭通过一企业老板找到当地村干部,花了10万元从瑶琳镇沈村村民手中收购一处老房子,并以妻兄的名义开始了违规建房。
      

      
      为避人耳目,两人还商定由该建设公司下面的项目经理吴某承建。直至2014年别墅竣工,刘忠杭一直没有支付过任何工程款。而该建筑企业在刘忠杭的关照下,数次资质晋升顺利通过。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2014年下半年,刘忠杭违规建房问题被群众举报。2015年上半年,迫于形势和自保心态,刘忠杭多次到桐庐找申某商量应对措施,补签了建房合同等一系列协议,并向吴某支付了40万元工程款。
      
      在该违法房屋被桐庐县国土局没收后,刘忠杭侥幸过关。但经过此事,刘忠杭并没有吸取教训知耻知止,反而更加大胆。
      
      屡屡湿鞋
      
      在违法犯罪泥潭里倒下
      
      轿夫湿鞋,不复顾惜。从刘忠杭第一次收受钱财开始,他便注定在违法犯罪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2013年春季的一天,刘忠杭到诸暨出差,在当地某建筑公司老板王某的执意劝说下,他半推半就收下王某2万元感谢费。第一次收受他人现金的刘忠杭忐忑不安,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思想斗争了一夜,但最终还是贪欲占了上风。
      
      有了第一次,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刘忠杭的防线一次次被突破。从最初的2万元到5万元、再到10万元,其收受的现金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后来甚至发展到主动索要:让东阳某建筑企业老板郭某为其北京某酒店充值卡3万元,让杭州企业老板俞某为其代付订制的铜门款3万余元……
      
      从2013年开始,刘忠杭利用职务便利,为24家建筑企业在资质晋升中提供帮助,共收受人民币247万元、美元3万元。
      

      
      “什么遵纪守法、什么规矩廉耻,全部抛在了脑后,在政务中心,我大搞一言堂,听不进批评意见和不同声音,自己俨然成了不受纪法约束的‘特殊党员’。”刘忠杭坦言,后来,听到自己被组织调查的风声后,他还心存侥幸,一边陆续退还部分钱款,一边与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后来,刘忠杭误以为风声已经过去,不甘心失去钱财的他,上演了多次拿了退、退了再拿的戏码。2018年4月,刘忠杭通过其妻退还商人吴某28万元、方某10万元。9月,刘忠杭又从两人处拿了回去。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9年1月3日,常山县监委对刘忠杭立案调查,次日对其采取留置措施,并从刘忠杭的住所和办公室搜查出其从吴某和方某处拿回的38万元人民币。
      
      面对自己铸下的大错,刘忠杭泣不成声,写下了20多页忏悔书:“今年本是我的退休之年,也本该是我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的时候,可我却走上违法犯罪道路,为此,我痛心疾首悔不当初,我愧对组织、愧对集体、愧对家庭。”
      
      2019年6月19日,常山县人民检察院将刘忠杭一案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惩处。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